利来电游大厅·智能快递柜沦为“二次收费”聚集地

时间: 2020-01-11 13:23:10 作者 匿名 热阅读量:1395

利来电游大厅·智能快递柜沦为“二次收费”聚集地

利来电游大厅,对最终代理的禁令并没有使“第二项指控”消失。近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快递柜正成为“二次收费”行为的配送中心。大多数快递企业和快递兄弟仍然“逆风作案”,在未经收件人同意的情况下将包裹直接放入快递柜,从而产生“第二次指控”。这种“第二次交货”或“无预警投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根据国家的明确规定,这种行为仍然是被反复禁止的。在业内专家看来,这种行为可以称为“变相收费”。快递公司主要负责快递公司、快递员和快递柜台公司联合行动的结果。

“二次收费”屡禁不止

“最后一英里快递”应运而生,智能快递柜正成为“二次收费”的新焦点。住在北京朝阳的程先生告诉记者,在快递集散地提货时,他不用再付钱了,但如果他想顺利地从快递柜里拿到货,他还是得付钱。

根据程先生的描述,他居住的天台袁新芳社区长期处于交付失败的状态。正常情况下,快递员会直接将包裹放入快件柜中,加班后必须付费领取包裹。一旦要求快递员将货物送到门口,快递员将拒绝将货物送到门口,理由是快递员无法完成货物的处理,或者社区的门卫禁止送货车辆进入。

通达部门负责该地区的一名快递员告诉记者,他的快递车辆无法进入该地区,因此他无法完成送货上门。记者强调为什么京东等企业的快递车辆可以进入社区后,快递员说:“他们就是。”

关于上述现象,记者询问社区保安人员,得知快递车辆确实被禁止进入社区。天台袁新芳社区物业管理公司员工表示,出于安全考虑,禁止快递车辆进入社区。上述人员强调:“我们没有禁止快递员进入社区送货上门,但许多快递员会以快递三轮车不能进入社区为借口,将快递员直接放在快递柜或社区门口。”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一些没有安装智能快递柜的社区外,快递不上门也不通知,直接放置快递柜已经成为一种相对普遍的现象。除程先生所在的朝阳区外,海淀、丰台、昌平等地区也发生过类似情况。其中,许多消费者遇到了“二次收费”。

针对上述问题,记者采访了一些特许快递公司。特许快递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企业将严格遵守国家政策,配合相关部门开展清洁工作。“事实上,目前公司明确规定,快递员未经消费者同意不得将包裹放入快递柜。对于不符合规定的网点和快递总部,也将处以相应的处罚。”他说,如果消费者遇到相关问题,他们可以向网络总部或快递公司投诉。

严格检查码头费用

针对快递终端服务第二次收费,国家邮政局自8月1日起开展全国专项整治工作。国家邮政局表示,将继续加大清理整顿快递终端服务违法收费、快递二次收费零容忍力度,坚决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和快递市场良好秩序。

将于10月1日正式实施的《智能快递箱配送服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明确规定,使用智能快递箱配送快递货物的企业使用智能快递箱须经收件人同意。收件人不同意使用智能快递箱快递的,企业应当按照快递服务合同约定的名称和地址提供快递服务。实施已久的《快递暂行条例》强调,快递人员拒绝送货上门是违反规定的。

根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截至8月中旬,各地邮政局通过12305条专线共收到群众举报的237条问题线索,涉及童渊、大云、中通、申通、白石、田甜、顺丰、品俊等10多家快递品牌企业。共实施行政处罚118项,罚款127.3万元。

在“终极复仇”下,智能快递柜反而成了“二次充电”的新聚集地。吴女士还说:“快递橱柜甚至已经成为快递公司的默认服务。中秋节前后,仅存储快餐柜的成本就超过了10元。”

责任尚未澄清。

快递专家赵晓敏认为,“二次收费”现象是快递企业、快递人员和快递柜体企业共同作用的结果。快递公司占据主要责任。快递柜交付的原因仍然与企业价格有关。现阶段,特许快递公司的价格过低。为了保持市场份额,企业只能控制快递价格,而这部分成本压力只能转移到各个网点,进而将这部分压力转移到快递人员身上,形成恶性循环。然而,在某些情况下,不能排除快递员的主观原因和社区法规。

赵晓敏表示,《快递暂行条例》的实施可以在行业内发挥主导和规范作用,但对一些违规行为没有明确的处罚,这也要求快递经营者加强自律。现阶段,送货上门的行为已逐渐成为行业内的潜规则,要求相关部门加强监管。此外,快递柜的通知机制也需要改进。

事实上,一些快递柜企业已经开始引入“快递”行为的自我设定功能。今年3月,菜鸟邮局智能柜引入了这一功能。如果用户不同意存储机柜,机柜门将无法打开。然而,这种方法只能在小范围内有效,只能治疗暂时症状,而不能治疗根本原因。

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物流博士方希认为,解决问题的关键是改善快递员的行为,重视企业。例如,企业应明确规定消费者在送货过程中应选择自己的配送方式,甚至在订单中注明是否接受托收服务。快递人员应遵守行业标准,并打电话确认收件人是否方便亲自接收。